浅樱寺

杂食一枚

【太中】我爱你的理由

*一辆十六岁青涩的车

*原作向

*太宰治x中原中也

一辆很不车的车,开车技术极差,就不要在意细节了


点我看现场

【太中】关于实验班那两个学霸的爱恨纠葛

*校园沙雕向,高中生太宰×高中生中也

第三人视角,其实就是想写双黑掐架【不是】

因为就是想沙雕,是没有逻辑的

-------

如题

回顾你高中时期的奇闻异事:

说是回顾我高中的奇闻异事,其实主人公并不是我,这次想说的,是我的两个高中同学之间的爱恨纠葛。

因为主人公不是我自己,所以关于本人的信息就不多赘述了。回想起来那段时间真的是十分玄幻,感觉自己像是在小说里走了一趟一样。是这样的,我呢在高中三年纪那一年,因为搬家的原因转学到了某所高中,这是个重点高中,我们年级呢,有两个实验班。(用老师的原话说,是我们学校人优秀的太多了……咳咳跑题了)我呢因为学习比较好(没有得瑟的意思)被分到了其中一个实验班,这里简称为实验B班,另一个为实验A班。

刚转学过去的时候说实话内心是有些方张的,毕竟人家都是在一起生活了三年的老同学,你一个中途过去的想很快融入还是有点困难的。而且一个班都是成绩能排进市前几那种,想不方也有点难不是。

但好在我们班长是个关心同学善解人意的好孩子,这个班长,也就是我即将要讲的故事的两个主人公之一。

中原中也,这是我们班长的名字。中原同学是个全科优异的学霸,体育成绩也是年级第一,可谓是文武兼备。据说他高二一个暑假就把高三要学的新课程全自学了门清,有时候老师讲课讲累了甚至会让他代讲。中原同学虽然个子不高,但是长了一张雌雄莫辨的好看的过分的脸,水蓝色的卡姿兰大眼睛,白白嫩嫩的皮肤,赭色的长发常常梳成一个小辫子搭在侧颈,浑身散发着一股生人勿近的冷淡气息。如果不是那过于低沉磁性的嗓音,说这是个女孩子绝对没有违和感。

但中原同学实际是个体贴善良,平易近人的热心好同学,去找他问题呀聊天呀,他都会很耐心的对待你,对老师长辈也很有礼貌,标准的别人家的孩子。

因此虽然个子不高,但是中原同学依然毫无疑问的受到了许多女孩子的欢迎,收情书什么的也是常见的事情,我甚至见过男生给他递情书(咳咳……)抛去情情爱爱这方面,我们大家也都喜欢中原同学。

长的好看,学习好,性格好,最重要是他很护短。所谓护短,护的自然是自班的同学们。

这就得说到另一个实验班,A班的事情。因为AB两个班并没有先后排名一说,大家都很nb,所以两个班的同学之间的竞争意识可谓十分强烈……不对,是惨烈。

每次测试的排名,两个班都要比着看前十里哪个班的人多,年轻人嘛,争强好胜的也很正常。但有的时候争过了头,还是会发生不愉快的事情。

比如有一次,我们班的一个女孩子因为成绩在两个班里垫底,平时又是个内向腼腆的人,于是被A班一个男生围堵在墙角好一顿讽刺,正巧我路过看到了,那女孩眼角红红的快要哭了出来,那男的看她不回嘴(也许是说不过)变本加厉,我看不过去刚想上去阻止一下,就看见对面中原同学比我要快一步走过去,站在那女生前面,说了什么没听清但是那个眼神我看的清清楚楚。说真的,那男的要比中原同学高,但是中原同学当时那个眼神,很冷,用一个词形容就是,超A,超帅,巨他妈帅,小小一个人站在那里,浑身散发出两米八的气场。那个男生似乎不服气,有点想动手的意思,然后中原同学又说了一句想打架么?那个男的终于怂了,后来只能嘴里吗咧咧的悻悻地离开。

据说中原同学的护短行为不止一次了,不过后来根据我对他的了解,即使被人欺负的是隔壁A班的同学,他也一定会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

关于打架这事情,我听其他人说中原中也在高一那会曾经以一己之力打趴下三个找茬的男生,放眼整个年级,甚至整个学校,敢和中原中也单挑的人,不好意思,为零。这也是他身上的一个很大魅力加分点。

总之两个班就是这样一个关系。其实隔壁A班能这么嚣张,主要是他们班也有一个顶级学霸,也就是我们故事的第二个主角。

名为太宰治的男同学。

听着名字超级正经还有点文艺的气息对不对,如果你也以为对方是一个正经的人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太宰治,一个身高一米八一,长相俊朗,学习成绩优异,处处留情的神奇男人。爱好是:上课睡觉,逃课,不写作业,撩拨小姑娘,以及欺负中原中也。

我刚刚说过我们中原同学是个好脾气的三好学生,但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他五十米开外,没有名为太宰治的男人的存在。

太宰同学和中原同学常年来占据着年级前两名的位置,据说甚至还出现过并列第一。但是和日日夜夜辛勤学习的三好学生中原中也不一样,太宰同学经常因为考试睡觉而导致小测试不及格甚至上交白卷,但是大考是从来没出过差错的。据说他不写作业的时候,常常抄前后座女孩子的,我想象了一下,太宰治微笑着,那双鸢色的眼眸风情万种,柔软的黑发随着窗外微风轻轻拂动着,配上那柔情蜜意的嗓音“美丽的小姐姐,能不能借我抄一下作业呢?”我想没几个女孩会拒绝的吧。

咳咳,当然都是我的想象。

据说有一次太宰治没来上课,结果第二天仅仅是翻看了笔记,就把头一天的内容搞的门清,在第二天课堂小测试啥搞了个满分(小测试有时候也会好好考的)

关于太宰治为什么整天不务正业,但是成绩却屹立不倒,不好意思,这是一个谜,我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智商高呗。反正因为成绩优异,老师也不管他,平时爱咋样咋样。

关于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关系,我记得我转学第一天,就有好心人跟我说,如果哪天不幸看见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在一块,啥也别说马上跑。

两个人作为两个实验班的尖子生,之间的斗争自然是比我们之间要激烈百倍,我记得一次月考,中原同学因为一分之差落后太宰治,整个下午都是极度郁闷的状态。太宰治那个不嫌事大的,还经常在言语上对中原同学进行调侃(当时觉得是调侃,现在来看就他妈是调戏)

比如“啊,今天的中也还是那么矮。”

“中也是傻子吗,想太多容易秃头哟”

“中也你怎么那么多话,老妈子一样。”

一般结果都是太宰治被中原同学一脚踹飞 或者被什么书本之类的砸飞。

“赶紧他妈从我眼前消失青花鱼!”

一遇到太宰治,中原同学就从那个三好学生变成了暴躁易炸毛的小狮子。

有一天正好是中原同学的十八岁生日,大清早我在鞋柜前正好看见了中原同学,于是跟他说了句生日快乐,中原同学本来心情不错,开心的跟我道了谢,结果就在这时,太宰治同学扒着另一侧的鞋柜探出了脑袋,一脸欠揍的笑容笑嘻嘻的对中原同学说早上好呀中也。

中原同学脸上的和蔼笑容瞬间消失,换上嘲讽的笑说你居然有来这么早,是晚上做噩梦吓醒了睡不着了吗?

其实按照之前同学给我的建议,这个时候跑路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女人的好奇心使得我停在原地,故意放慢了开柜子放鞋的速度。

太宰治依然笑嘻嘻的说我可是为了给中也庆祝生日的呢。

中原同学一脸撞了鬼的说鬼信你有这么好心,哪年我生日你不作点死,感紧哪远躲哪里去,说着拉开了鞋柜。

接下来的场景我下辈子都不会忘记,中原同学打开柜子门的一瞬间,一个白色的拳头砰的弹了出来,正中中原同学的面门(因为他的鞋柜正好高度对着脸)中原同学措手不及一个踉跄向后摔倒在了地上。我清楚的看着柜子里压着那个弹簧拳头上写着“生日快乐”几个字,和一个傻逼一样的鬼脸。紧接着我听到太宰治同学无情的笑声,中原同学反应过来以后狠狠的咬着牙嗖的站了起来,一边喊着妈的太宰治你他妈别跑,一边追杀先一步逃走的太宰治。

留下我一个人站在原地无语凝噎。

然而这事还没完,追杀失败的中原同学踩着上课铃走进了教室,一脸乌云密布,浑身散发着谁靠近我我就咬死谁的气息。就在他拉开座位坐下去的那一瞬间,惨案再次发生了。椅子“咔嚓”一声散了架,中原同学再一次猝不及防的中招,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全班同学一片寂静。

一个上午中原同学都黑着脸,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见中原同学脸上浮现了愉悦的神色。后来我看到太宰治的制服上有没擦干净的泥土,和裤子上一个破洞,但他还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丝毫不知悔改。

大快人心,我想,活他妈该。

这样小学生式的掐架自我转学一年以来见过无数次,其它同学更是习以为常。我到后来更是把观看他俩掐架当作我辛苦学习中的一点快乐源泉。

据说其实太宰治之前也是B班的人,和中原同学两个人关系很好几乎形影不离那种,虽然有时候也会吵吵闹闹,但是中原同学还是会一边埋怨着一边帮上课睡着或者请假翘课的太宰治抄笔记,B班在两个人的努力下所向披靡。只是不知道太宰治是不是脑袋让中原同学踢傻了,在高二那年突然转到了A班,而且都没有跟中原同学说。好像中原同学高二第一天上课,看着太宰治空空的位子一脸懵逼,问了老师才知道他转到了A班。

A班和B班的竞争也就是从太宰治转班以后才愈发激烈的。不如说也就是太宰治转过去了,隔壁才有了和我们竞争的实力。

有的时候我们聊起太宰治转班的事情,中原同学会毫不在意的说那傻逼走了才好,多看他一眼我就要折寿一年。

我当时心里就冒出一个词:死傲娇

明明嘴上嫌弃的不得了,但是在听说太宰治生病发烧没来学校以后,中原同学居然在中午请了假,早早的离开了学校。

第二天两个人居然一起走进的校门,因为他们来的晚,很多人都看到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并肩走入校门,一个个都一脸惊奇跟见了什么世界奇观一样,纷纷在他俩进教室之前讨论发生了啥,和好了?还是太宰治要转回来了?虽然最后讨论以中原同学一脚把太宰治踹进A班结束。

关于中原同学昨天请假离开以后是去做了什么是不是看望生病的太宰治去了,两人说了啥干了啥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作为生物课代表收作业的时候,中原同学作业的那一页上,画着一个那天弹簧拳头上画着的鬼脸,还有一些明显不是他笔记的字。

我他妈超级迅速的把他的作业放在最下面,假装自己是眼瞎啥也没看见。

那之后他俩关系缓和了很多,偶尔我们还能看见两个人放学一起回家,甚至中午还会在一块吃饭。

据目击过现场的女同学说,有一天太宰治和中原同学两人一块拿出便当吃饭,太宰治半天不动就盯着中原同学,中原同学被他看烦了就说你不饿就别吃看我干嘛,然后太宰治特别无辜的说都怪中也刚刚打我,现在没力气拿筷子了。这明显一听就是胡扯的话让中原同学差点暴怒,不过后来不知道太宰治那厮又说了啥,中原同学还是别扭的一边爆粗口一边将吃的喂进太宰治嘴里。

那女同学激动的说,你们不知道班长当时脸都红了,一边咬着牙一边喂太宰治,太宰治全程无辜纯良脸。

我听完觉得牙根都发酸,妈的关系好了不起啊。

关系好还真的了不起。

最爆款的事是高三下学期的学园祭,我们年级要出一个话剧,大家打算演《罗密欧与朱丽叶》太宰治凭着一米八一的身高和好看的脸以及高人气的优势成功成为男主角罗密欧的扮演者。至于朱丽叶的人选,因为毛遂自荐的女孩子太多,所以后来话剧社老师干脆搞了个抽签选人,结果怎么着,没错!朱丽叶的人选最后抽到了中原中也。

不要问我为什么中原同学的名字会夹在一堆女孩子的名字里,也不要问我为什么好巧不巧正好抽到他,我假装没看见太宰治对话剧社老师打的计划通的手势。

一开始中原同学当然是一千个一万个拒绝的,不仅是因为要反串,而是要当众和太宰治演恋人。不过hold不住同学们的起哄和老师的劝说,老师说正好两个男孩演亲密的戏份也不会尴尬。

我他妈信你们的鬼。这一定是中原同学当时的内心写照,总之最后中原中也还是演下了这个角色。

当中原同学穿着洁白的纱裙,戴着金色的长长的假发出现在我们面前时,那真是美的惊天动地,水蓝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唇红齿白。中原同学身材很匀称,个子矮但是比例好,腿长腰细,穿上裙子再仔细画个妆,别说违和感了,就是真和女孩子比怕是也没几个人能比得过他。

而一边太宰治穿着西服革履,衣领收拾的整整齐齐,他本身就生的俊朗,这一身西服更衬的他风流倜傥,雅痞雅痞的。

两人站在一起,我当时心里就想,如果真有罗密欧与朱丽叶,估计也就是这样的吧。

虽然中原同学第一次女装亮相的时候太宰治笑的捂着肚子满地滚,气的中原同学提起裙子去踢他,但这不影响两人在我们心中的美好形象。

在演罗密欧与朱丽叶初次相识一见钟情那里,有一个接吻的戏本来是要借位的,排练也一直是借位。结果演出当天,太宰治一手扶着中原同学的腰,一手抚摸着他的脸,真的就低头吻了下去。

对,吻,实打实的吻,伸没伸舌头我不知道,反正是真亲,当时中原同学肯定惊的心中草泥马不仅奔腾而过还集体被炮仗炸上了天,但是出于职业道德还是没爆发继续演了下去。台下当时一片惊呼。我离舞台比较近可以清楚看到中原同学红的可以滴血的耳根。以及之后跳舞的时候他一直故意狠狠的碾压式踩太宰治的脚。

之前一直说中原同学矮,但是没说他具体多高。其实他只有一米六,个子矮骨架自然也不大,和一米八一的太宰治站在一起真的是可衬娇小。比太宰治整整矮了一个头,平时说话的时候中原同学都要抬头那种。看到他俩搂搂抱抱亲亲,当时我瞬间忘了被酸的痛苦,内心就狂吼:结婚!(不是)

当然演完以后我就看见中原同学狂吼着一路追太宰治进了小花园,然后一直到学园祭结束班级合影的时候才看见他俩出现。

至于消失的那一小时他俩在哪干了啥,我不想听也不想知道。

那之后他俩的关系属于那种心照不宣的那种,虽然有很多男男女女表示失恋了很悲伤,不过也有睿智的人表示早就看出来他俩关系了,都那么明显你们居然还有人抱着希望。

高三一年就在吵吵闹闹和苦逼学习里过去了,当然,吵吵闹闹的是他们,苦逼的是我们。有一次我看见他俩站在楼梯拐角,太宰治一手撑着墙将中原同学圈在小空间里,然后是接吻和互相摸来摸去,吓得我感紧跑路。我从一开始对他俩掐架喜闻乐见,到后来有点酸,再到非常酸,再到最后就想着你俩离我远点我还没对象不想被伤害。妈的死给。后来一想,这就是学霸特权吧,谈恋爱都这么嚣张。

等到顺利毕业以后,两个人又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专业都一样,而我去了另一个城市,也就没怎联系过了。但是他俩肯定还会在另一所学校继续伤害其他人吧,想想我忽然平衡了。

在大三那年,也就是去年,大家开了个高中同学聚会,那两个自然是成双成对出现的,虽然身高没变化,但是这三年过去都成熟了不少。借着酒劲我们套了不少中原同学的话,然后知道他和太宰治其实从小就认识,小学中学都在一个学校,哦,欢喜冤家少还得再加一个,青梅竹马。

中原同学酒量很好,但是酒品略差,喝多了不仅话多,还开始手舞足蹈,慷慨激昂。开始嘚嘚太宰治的黑历史,比如小时候太宰治被狗追追到泥坑里,太宰治掉河里被水冲走,还有太宰治撩妹失败的经历。我们全体惊讶太宰治居然能撩妹失败?中原同学非常开心的说那当然,有一次太宰治勾搭了一个漂亮女孩,结果对方说不好意思我对男人不感兴趣。说完以后中原同学开始狂笑。那边太宰治虽然也喝了酒,但只是微醺,意识很清醒。他说中也的黑历史不比我少呢,小时候被人当作女孩子拉进女澡堂什么的……中原同学作势要打他,于是太宰治抓着胡乱挥舞的中原同学的手,一下把人拽到了怀里。中原同学还不老实,嘴里念叨着你放开我我要去杀敌人,还有好多敌人。

敌人在哪?敌在本能寺啊?中也真是个傻子。太宰治无奈的说着,语气里能听出宠溺的味道。然后他脱下自己的外衣披在中原同学身上,然后拦腰把他抱在了怀里。

也神奇,中原同学到了他怀里反而变乖了,也不乱踹乱打了,头一歪扎在太宰治怀里,似乎睡着了。太宰治笑着说我先送他回去了,然后怀抱美人先行离开了。

留下我们一屋子被酸的滴水的柠檬精。

真是太玄幻了,感觉自己的高三在苦逼学习的同时还能作为一只柠檬狗被不停伤害,毕了业也不能清净,也是够悲催的。唉,记录下这个故事主要是想告诉大家,注意你身边天天撕逼掐架的人。因为有的人,他妈的看上去是针锋相对,其实实际上就是在调情。

-Fin-